大的商品期货平台有哪些|正规股指期货平台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 文史E家  >  

豐子愷的“姓”和“名”

發布時間:2019-12-02 14:07:26 來源:團結報文史e家微信公眾號

豐子愷姓豐,恐怕舉國上下的老百姓,只要是小學文化水平以上的人,都不會不認識這個“豐”字。豐子愷的漫畫作品,也讓絕大多數中國人知道了漫畫大師豐子愷。但是,以前豐子愷的姓“豐”,是一個繁體字的“豐”,百家姓里,有姓豐的,但人數不多。豐子愷的家鄉是浙江桐鄉,似乎就豐子愷一家姓豐,豐子愷自己說,“在我故鄉的石門灣,也‘只此一家’,跑到外邊來,更少聽見有姓豐的人。”

豐子愷

豐子愷出門,碰到初次見面的人,總要問“貴姓?”豐子愷總是認真說:“敝姓豐。”對方總以為姓“馮”,弄得豐子愷再解釋一遍,不是“馮”而是“豐”。這有點像一些人“黃”“王”不分一樣。更有甚者,豐子愷曾經碰到城門口查夜的警察,旅館里管登記的雇員,聽到豐子愷說自己姓“豐”,他們的第一反應:是假的。緊接著立即說:“沒有這個姓!”因為姓豐的很少,他們沒有聽說過,讓豐子愷無言以對。有一次,豐子愷從上海坐輪船到寧波,正好和一個肥胖的錢莊商人一個房艙,商人一見豐子愷進來,很客氣地和豐子愷打招呼:“尊姓?”豐子愷照例回答說:“敝姓豐。”商人似乎沒有聽明白,看著豐子愷,想再聽一遍。豐子愷知道他沒有聽明白,說:“豐,咸豐皇帝的豐。”那個商人還是沒有明白。豐子愷立刻想到“大概時代相隔太遠,一時教他想不起咸豐皇帝”,所以看到他茫然不懂的樣子,豐子愷連忙用手在手掌中比劃:“五谷豐登的豐。”那個商人依然一頭霧水,豐子愷想,原來這個“五谷豐登”的成語和銀行錢莊用不上。這時豐子愷拿出一支筆來,在香煙殼子上寫個“豐”字給商人看。那個商人一看,恍然大悟地說:“啊!不錯不錯,匯豐銀行的豐!”豐子愷也笑著說:“不錯不錯,匯豐銀行的豐,哈哈。”

抗戰爆發以后,豐子愷拖兒帶女,一家老小十余人開始逃難,一路上,顛沛流離,風餐露宿,從石門灣走水路到杭州,因為是逃難,走得匆忙,盤纏不夠。豐子愷到杭州拱宸橋上岸走到城里。豐子愷想到銀行去取點錢,路上開銷要用的。結果,非常時期的銀行取存款,竟然需要存款人另外有擔保人,無論怎么說,都沒有用,說這是上面規定。后來,豐子愷一家逃難到了蘭溪縣,浙一師的老同學曹聚仁在蘭溪,說起到銀行取存款的事,曹先生對豐子愷說,你用你的名片,去蘭溪的銀行取存款,一定能夠取出來。豐子愷將信將疑,但是不去取款,手里的錢越來越少了,萬一到了內地,沒有合適的銀行,錢花光了取不到錢怎么辦?于是豐子愷到蘭溪的銀行親自去取錢。豐子愷遞上自己的名片,蘭溪的銀行工作人員見到眼前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豐子愷先生,非常激動,不僅不需要什么擔保,而且一路綠燈,替豐先生辦好了所有需要辦的手續,很快取到了錢。

1939年8月,因為日寇進攻廣西,浙江大學當局安排教員各自疏散,豐子愷在浙江大學教書,他將一家老小化整為零,自己和夫人帶了72歲的丈母娘、姐姐和三個兒女,繼續在逃難路上奔波。目的地是貴州都勻。一路上,豐子愷為空襲警報和交通問題焦頭爛額。豐子愷說:“我的頭發便是在這種時光不知不覺地變白的!”后來,姐姐帶了一個大一點的孩子先走了,剩下豐子愷他們老小五人,十多件行李。走到河池這個地方,走不動了。豐子愷他們住進一個小旅館。這個旅館的老板有點文化,知道豐子愷的大名,所以“招待也很客氣”,但是當豐子愷問他有沒有去貴州的汽車可以聯系?“他只有搖頭”,一點辦法都沒有。所以,第二天一早,豐子愷就急急忙忙去汽車站打聽,“但見倉皇、擁擠、混亂之狀,不可向邇,廢然而返。”過了一天,豐子愷拿了一疊鈔票,又到汽車站尋找去貴州的汽車,依然非常失望,豐子愷束手無策,回到旅館,頹然地“站在窗前悵望,南國的冬日,驕陽艷艷,青天漫漫;而予懷渺渺,后事茫茫,這一群老幼,流落道旁,如何是好呢?”困在旅館的豐子愷整天提心吊膽,老板過來安慰豐子愷,說日本人打過來,可以請豐子愷他們五人到他山里老家躲一下。豐子愷表示感謝,只是說,兵荒馬亂,無以為報。老板說,沒事,您如果在山里,不妨寫些字畫,留給后人寶藏,那我便“受賜不淺了”。一日,豐子愷正在樓上休息,老板陪同一個人來見豐子愷,見了豐子愷,十分恭敬,連連說“久仰!久仰!”原來這位是河池汽車加油站站長趙正民,用今天的話來說,是豐先生的鐵桿粉絲,剛才路過旅館門口,見到豐子愷寫的對聯,知道豐子愷在這里,于是上來拜訪。當他知道豐先生買不到車票困在旅館無法去都勻時,慨然為豐子愷紓困,解決汽車交通問題。第二天一早,趙站長帶了車子,親自為豐子愷他們送行。

在國家大力推行文字改革的六十年代,講到文字改革要用簡化字、常用字,豐子愷撰文完全擁護,并且用自己名字中的“愷”字,做例子,在《簡化字一樣可以藝術化》一文中說:“近來常有人生了孩子要我取名字,我都用常用字。不過講到這里,我要來個自我檢討:我的名字中‘愷’字就不是常用字,可說是‘死字’了。我寫文章時,除了簽名以外,從來不用這個字。”在讀豐子愷的文章時,倒也確實沒有見過他用在文章里。這是很有趣的一個現象。(鐘桂松

[ 責任編輯:何佳伶 ]

相關新聞

    大的商品期货平台有哪些 广东11选5*助手 中国体彩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表 下药强制侵犯系列av 3d开奖号视频直播 易融网配资 东莞小姐联系电话 股票配资推荐公正卓信宝配资 杭州按摩一条街 山东的十一选五一定 水菜丽番号网盘观看 昆明沐足城 18选7开奖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找恒瑞行配资负责 cba比分推荐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数 淘股吧官方网站